膝外侧半月板损伤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第三卷铁流1937第四三七章掘墓人omzadk0o [复制链接]

1#
北京治疗白癜风需要多少钱

第三卷


    铁流1937


    第四三七章


    掘墓人


~lvex.《》~第四三七章


    掘墓人“皇上,邢大人来了。”在溥仪身边,很多东西都保留了原来清廷的一些遗留,比方说太监的服饰,还真的像那么回事。反正,在用钱上关东军并没有将溥仪看死,反而基本上都是满足溥仪的要求。除了那个皇宫,和紫禁城没法比。当然溥仪有时候也回想起,他在紫禁城长大,承载的记忆哪里是那么容易被抹去的。虽然年幼的溥仪在紫禁城的很多记忆都是痛苦的,恐惧的,当他渐渐能够对事物有所判断的时候,却发现他已经不是皇帝了。以前感觉恐惧的地方,在年纪渐长之后,却有些怀念,想起这些,溥仪从窗前的摇椅上站起来,走到了宽大的落地窗前,俯视院子,看到一早就等在院子中和担任岗哨的日军交涉的邢世廉的秘书,还有那辆黑色道奇小轿车。终于,邢世廉从汽车上走了下来,拿起头顶的黑色礼帽,交给了随从,孤身一人走入溥仪会客的小楼。随着脚步在回廊上传来的空洞的回声,溥仪站了起来,略显恭敬的走到门口。“皇上,邢某可不敢当啊!”“邢大人劳苦功高,自然当得。尤其是在这危难之际,国事堪危,朕心中焦虑却所处无门。”自从曾一阳抵达东北,并飞快的在三江建立抗日根据地之后,梅津美治郎对调教溥仪的兴趣已经所剩无几。所以,对溥仪来说,他心中对曾一阳是又爱又怕。喜欢曾一阳,当然是因为溥仪在东北的日子也过的不舒心,给他添堵的就是关东军的那些日本人,让日本人不高兴,也就是等于让他高兴了;但是溥仪心中又怕,曾一阳要是把关东军的打败了,他多半会被关东军送到日本,那日子想想就渗得慌。但是留在东北,很可能成为曾一阳的俘虏,比去日本更不堪。听闻北满曾一阳和关东军决战,溥仪的消息来源虽说晚了近小半个月,但给他的带来的震撼将更大。因为,曾一阳和陈光兵团顺利会师,两军已经打通了嫩江两岸的联系,陈光的主力顺利渡江,战役的胜负连关东军高层也不敢轻易评论。将邢世廉让进了花园中,两人都是一副赏花谈风月的样子。可此时已近深秋,在东北,能够种在露天的花卉已经所剩无几,连几盆不太名贵的菊花,也出现了残败的样子,耷拉着无精打采。“邢大人,关东军是否在前线大败!”溥仪是个明白人,他知道对于满洲来说,未来的前景非常难说。很多政府要员都再想着退路,却有种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窘迫。投靠**,不嫌命长的话,大可试试!因为这是非常时期,政治需要一些叛徒受到惩罚来鼓舞国人的人心,杀叛徒的效果好,影响大,而且没有副作用,是最理想的对象。伪满的伪职人员可就耐不住了,找护身符,找个可以依靠的势力迫在眉睫,邢世廉也不例外,不过他非常诧异溥仪的语气,心说:“这位可和其他投靠日本人的不同,完全是跟着关东军一荣俱荣,怎么见关东军大败这么高兴。”邢世廉哪里知道溥仪可不是高兴,而是担心。“皇上,北满的战局对关东军似乎不利。我和皇协军第10混成旅团的关系,您是知道的,昨天我的部下给我送来消息,第10混成旅团要去北满。”


    邢世廉神神叨叨的又是打眼色,脸上更是露出一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表情。可溥仪却傻傻的盯着邢世廉看,心说:“我要是懂军事,早几年也不会被冯玉祥一棍子从紫禁城打了出来。”“关东军不妙了!”


    邢世廉无奈,只好进一步揭谜底。“新京会不会受到影响?”“短时间内还不至于,不过最近我听说西南那边会派人来,政府内很多人都希望站过去,不过有些麻烦。”“西南?”溥仪随后就想明白了,应该是蒋介石的国民政府会在满洲设立机构。跟**打对台吗?溥仪倒是从来没有看好过蒋介石的国民政府,当然这和关东军,甚至整个日军的对情报的传递有关。在日本国内也好,侵略的殖民地也罢,日本人一向之说好消息的传统,从来没有改变过。长期受到日军好消息熏陶的溥仪,自然将一直被日本人贬低的**不抱有任何希望。况且,蒋介石也不见得会善待于他,反正当年溥仪在天津租界,蒋介石就从来没有给过他一分钱。而溥仪想明白了,原来邢世廉并不是真心把他当皇帝,而是满洲的那些头头脑脑们需要一个站在台上给他们当旗帜的人,而这个人不能剥夺他们的任何利益,于是溥仪又一次成为了这些汉奸们的最合适人选。想明白这些,溥仪顿时兴趣却然,提不起一丝的劲头,两人之间的谈话也宣告结束。新京关东军司令部和溥仪的皇宫遥遥相望。两座新京城内最庄严,最肃穆的建筑群中,关东军司令部一如既往的带着它那种死气沉沉一般的样子,让国人连走过那片院子都忍不住腿肚子胆颤。而溥仪的皇宫,说白了就是他最后皇帝梦的囚笼。整个皇宫周围驻扎着一个大队的日军士兵,这仅仅是防备他出逃的兵力,还有周围的暗探,稽查队的人员,将整个皇宫内都隔绝在战争的阴云之外,但溥仪并不是被孤立的,还有那些幻想着复辟满清的军政要员们,希望他们拥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旗帜,被囚禁的溥仪就成了他们建立满洲国最好的一个借口。这一天,溥仪的皇宫来了一位重量级人物。当然这个人不是日本人,而是投靠日本人的奉军元老,邢世廉。刚刚走上伪满州国中央集权中心的邢世廉,焕发出当初担任东北军军团司令时的意气风发。在张学良时期,已经靠边战的邢世廉更是被冠上了无比风光的委员头衔,一个接着一个。众所周知,在辛亥革命之后,委员和商会会长没多大区别,都是不管事,却遭人盘剥的角色,和商人相比,政府委员还有甚至还略显不如,没钱。请客送礼要钱吧!往来结交要钱吧!连上司姨太太过生日都要随一份子,在民国,委员的日子也不好过。但是他们却不乏捞钱的途径,透露个政府的政策来个官商勾结,管理政府拨下的款项,都是他们有机会从中牟利的地方。当然,一旦走了这些路子,那么名望这东西就是一坨狗屎。当上了政府委员的邢世廉一段时间也非常沉闷,悲观的认为自己的政治生涯已经提前结束了。可是自己才四十出头啊!对于一个政客来说,七十、八十不算老,五十、六十正当年,而他才不惑之年,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,却被张学良一脚踢走,当上了养老部门的政府委员。整天也没事干,围着一干同样无聊,却不甘寂寞的同僚侃大山。当然,政府公共大楼里面可不敢这样,万一被周围的人听到之后肯定不好,那么下馆子,一边喝酒,一边将胸口的烦闷都吐露出来,每每能够说到兴奋之初,总能让这些政治孤儿们找到其中的慰藉。一通牢骚发过之后,这些人对张家父子的恨意更是加重了几分。而当时东北刚刚易帜,张学良在东北的统治力还不够,至少无法和其父张作霖相提并论,东北的政局暗潮涌动,加上杨宇霆被张学良无故暗杀,更是加剧了这种矛盾的积累。中原大战,蒋介石需要一个强大的外援,而东北军无疑是蒋介石最重要的盟友。为此,蒋介石不惜将数千万元的军费赠送,并允诺北方的地盘。相比阎锡山的狡诈,冯玉祥的强硬,加上桂系李宗仁、白崇禧的智谋,蒋介石在中原大战之初,几乎是毫无胜算。这就不得不让东北军增加出关的兵力,来牵制北方两大军阀集团,西北军和晋绥军。这也给日本人乘虚而入创造了条件,九一八之后,邢世廉很快就投靠了日本人,这一年,他刚刚45岁。作为一个汉奸,当然很多时候无法抬头做人,被人唾骂,死后更是遗臭万年。但是溥仪的出现给他带来的一种转机,事实上,溥仪的出现是所有在关外投靠日军的汉奸的福音。正是溥仪,这个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皇帝的出现,让他们的身份忽然一下子转变了。从被人唾骂的汉奸,再到有复辟前朝功勋的元老,这对爱惜民生的政客来说,无疑是天上掉下来的曙光。刚刚抵达东北的溥仪,最害怕的就是成为日本人的傀儡,所以对这些跟他一样,投靠日本人,却对权力**非常热切的汉奸们,溥仪显示出非常的礼遇,希望来拉拢这些拥有一定实力的伪满军政要员。但是关东军却很少给他这种拉拢的机会,但是奇怪的是这些天关东军对溥仪的看管似乎并不那么严密了起来。对溥仪频繁接见伪满的军政要员,基本上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这让溥仪意外关东军蛮横态度的转变的同时,对外界的局势更加的担忧。在关东军的庇护下,溥仪至少还能穿着龙袍,幻想着那一天坐北朝南,接受天下的朝拜。但要是曾一阳?会让溥仪活着吗?**杀汉奸绝对是不遗余的,对于任何投靠日本人的汉奸,抓住之后杀他不比杀只鸡还容易?!~lvex.《》~style7();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